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乐动体育网页版 www.jyyjw.com,最快更新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!

    阳世当中,乐芊芊策骑从六道司走出,往冠军侯府方向行进的时候,发现许多人正在街道上,焚烧着香火位牌与神像。

    乐芊芊不用看,就知道那是都城隍的牌位与神像。

    她一路行进,发现家家户户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燃烧,许多人正在用刀斧将木牌与神像劈碎,然后堆积在一起燃烧。

    这使得沿途一股股黑烟冲起,弥漫天际。

    可还有一些人,正在徒劳的尝试阻止。

    “――不能烧!你们不能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可恨!可恼!都城隍老爷看护京城,三百年都平安无恙,哪怕十三年前蒙兀人兵临城下,京师内都无大碍。你们这些人,都是忘恩负义之辈!”

    有人则是叹着气:“都城隍老爷的恩德我们自然记得,可这不是没办法吗?六道司说了,是都城隍老爷中了毒火。”

    “不烧?不烧的话家里就得死人了。。旁边的李老爷家,昨日全家上下死了三个。”

    乐芊芊蹙了蹙眉,她有些看不下去,加快了速度往冠军侯府的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她才刚来到侯府门口停下马,就见‘李轩’从侯府内大步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当然不是李轩的本体,而是他的第二元神。

    乐芊芊见状却一阵惊喜:“中郎将大人,你已经好了?”

    就在四天之前,李轩初入地府不久。李轩留在六道司坐镇的第二元神突然晕迷,乐芊芊他们无奈,只能将他这具分神送回冠军侯府,交由江云旗就近照拂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‘李轩’龙骧虎步般的大步行来,然后直接从马厩里面挑了一匹地行龙骑上:“芊芊你回来的正好,现在陪我一起入宫,我有事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入宫?”乐芊芊连忙上马,神色疑惑:“入宫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拆穿城隍七毒的真相。”李轩策骑奔腾的同时目如幽火:“那个庙祝有问题,他被人顶替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乐芊芊愣了愣神:“庙祝?这不可能吧?他如果是被人顶替的,那他该怎么沟通神明?都城隍老爷,不可能连自己的信徒都认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‘李轩’一声冷笑:“解释起来很复杂,等我们入了宫,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师六如的说法,文忠烈公三个月前就不得不离开神殿,没有再回应信众。此时坐镇于里面,执掌冥土权柄的,只是白莲圣母与那个大魔头的傀儡,张文忠公的蒙昧残灵。

    那位庙祝拜得并非是文忠烈公,而是没有灵智的张文忠公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左副天尊亲自督办此案,却没能发现其中的异状。

    朱天尊常年出击在外,涤荡妖魔。如今六道司内部能够压得住这位左副天尊的,就只有元老会。

    可元老会却非是李轩想召开就能召开,此时他唯有从宫中下手,先阻挠那份圣旨再说其它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在街道上策马奔腾,往宫城方向飞驰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宫城之内,文华殿内,

    首辅陈询,次辅高谷,左春坊大学士商弘等等,所有的内阁成员,还有包括兵部尚书于杰在内的大小九卿,六部侍郎都齐聚于此。

    在座的还有司礼监掌印太监钱隆,以及六道司左副天尊。

    恰好孙太后从门外走入进来,此间的众臣都神色微凛,向她施以臣礼。

    “为了京城中七毒蔓延一事,外面有许多人在叩阙,你们知道吗?”

    孙太后眉头紧皱,扫了在场众臣一眼,最后她的目光锁定住了司礼监钱隆:“长乐是怎么回事,怎么还没有决断?你们这些内臣,就不知道劝一劝?”

    钱隆则是苦笑:“长公主殿下是个极有主意的人,与宣宗肖似,奴婢不敢多嘴。”

    孙太后当即眼现不满之色:“不过就是一个都城隍神位而已,她犹犹豫豫迟疑什么?陛下也真是的,怎么能让长乐一个妇人监国?

    文忠烈公是个大忠臣,可他的神位难道还比全城百姓,比社稷安危更重要?她怎么就这么拎不清?你去转告长乐,这次就先暂时夺去文忠烈的神位,等到文忠烈公处理好毒火,我们再还给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多文臣听了之后,就不禁脸色复杂。

    他们倒不是不认同孙太后说的道理,只是至今都无法相信,京城内肆掠的七毒,是因文忠烈公所致。

    可时隔四天,事实俱在,他们只能妥协。

    此时反倒是长乐公主虞红裳,在文忠烈公一事上,展现出远比他们高得多的信任。

    一直面色冷凝的六道司左副天尊,此时忽然开口:“如果监国殿下一直不愿意,能否请礼部先发出一封文告,令天下庙宇百姓暂停对文忠烈公的祭祀?”

    众人就纷纷向礼部尚书侧目看了过去,只因左副天尊的提议确实可行,当朝礼部尚书是有这个权利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礼部尚书决断之前,虞红裳的声音,从殿外传至:“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她一身盛装,从殿外走了进来:“褫夺神位一事,今日就可有决断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视线,都往她看了过去。随后众人的视线,都注意到虞红裳的身后,还带着一个被锁链捆绑着的人。

    左副天尊见状微愣,认出那正是本该软禁于都城隍庙的城隍庙祝谢荧。

    此人的脸上也布满了迷惑,不过他的面色却是镇定如常,一派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次辅高谷也同样不解,“监国殿下,请问您这是?”

    虞红裳已经走到监国宝座上端坐下来:“李轩说左副天尊对七毒案的侦办有误,此人才是真正源头。他已经在入宫的途中,稍后就可赶至,让此案真相大白。”

    左副天尊顿时就皱了皱眉头,面上现出了一抹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多文臣则神色复杂,有人欢喜,有人期待,有人不解,也有不少人是无法置信的。

    那庙祝则是苦笑:“冠军侯乃是文忠烈公的再传弟子,想必是因敬崇文忠烈公,所以无法接受吧。我谢荧何德何能,怎么可能会是七毒之源?如果是谢某所为,文忠烈公早就将谢某除去,哪里能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你根本就不是文忠烈公的信徒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轩也带着乐芊芊,从门外走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朝着殿中的公主与太后一礼,然后就望向那庙祝谢荧:“现在时间紧迫,我没时间跟你纠缠,请谢庙祝现在就使用一次降神术如何。”

    左副天尊见状,就神色不满的一声冷哼:“李轩,你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李轩就一声失笑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