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乐动体育网页版 www.jyyjw.com,最快更新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一人一蛇离去之后,议政殿之内的气氛,就更显沉冷肃杀。

    哪怕少保于杰,也是神色肃穆。

    太子暴病一案涉及国本,某种程度上比之所有的国务都更重要。

    次辅高谷的眼神,就更是凝然森冷:“陛下,因鸿胪寺卿邦正义一案,朝中谣言纷起,众议纷纷。邦正义此人原为清流,在国子监任教多年,期间交游广阔,弟子门生广布朝堂内外,又有众多的同年与同僚。

    故而此案事发之后,群臣都惶恐不安。故臣请陛下将此案交由三法司主持审理,以释外朝群臣之疑。如果邦正义确实涉案,朝廷也可明正典刑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吏部尚书王文听了之后,就一声冷笑:“交由三法司?臣记得年初太子脑瘤发作时,整个朝野上下所有人都认为太子暴病,一是因身体先天不足,二是因逆贼真如所致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三法司上下人等可有半句质疑?如非冠军侯锲而不舍,查得真相,太子暴病的真相,几乎就被那些狼子野心之辈瞒过!陛下,您如将此案交由三法司,臣恐永无真相大白之日。。”

    他不提此事还好,一提到这事,在场的刑部尚书俞士悦,大理寺卿等等,面色都羞愧不已。

    半年来天子一直没放弃查探太子暴病真相,他二人都是不以为然的。甚至是在心中腹诽,认为这是景泰帝爱子心切下的昏聩任性之举。

    其实以俞士悦私心,也不愿涉入此案。事涉皇统,岂能不慎?

    他知道次辅高谷的用意,是欲通过三法司将此案的主导权掌握在手。

    可吏部尚书王文这话说出来,还是有点羞辱人了。

    景泰帝则脸色沉冷:“冠军侯侦办太子一案以来,所有行止深合朕心,何需换人?高谷你无非是顾虑群臣惶恐,可朕倒是以为,让他们惶恐一阵没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对高谷的用意也是洞若观火,岂会令清流之人插足此案?

    高谷的面色顿时微微苍白,他听出了景泰帝的郁恨之意与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那是兵部左侍郎商弘,他在堂中微一躬身:“此案交由冠军侯侦办,臣是放心的。不过仅绣衣卫与内缉事厂的力量略有不足,也为稳定朝堂计,臣请由刑部尚书俞士悦协办此案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臣都神色微动,如陈询,于杰等等,都纷纷向商弘投以欣赏的目光。就连高谷,在片刻愣神之后,也同样神色微松。

    他知道刑部尚书俞士悦虽是帝党一员,可毕竟是出身士人,性情又忠直耿介,刚正不阿。

    一旦这位参与进去,绝不会容许他人借鸿胪寺卿邦正义一案大肆株连。

    景泰帝则稍作凝思,就微一颔首:“可以!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怒目微睁:“侦办鸿胪寺卿邦正义谋害太子是一桩,还有一桩是那所谓的‘蛊母’,此当为第一要事!

    传朕旨意,即刻将‘蛊母’的悬赏提高到二百万两,但凡能生擒这孽障者,无论是何出身,都可领绣衣卫世袭镇抚使之职。四品以上,则官升三级!”

    绣衣卫与内缉事厂数日前从李轩那里得知‘蛊母’涉案,就已在全力追查此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然而就目前的线索来看,‘蛊母’最后一次在京城中现身,是在将近六个月前,太子病发的当夜。

    这又是另一桩让景泰帝恼恨之事,甚至对左道行都生出了些许不满之意。

    首辅陈询闻言微微苦笑,却还是当即俯身一拜:“臣陈询领旨!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,也堵住了后方群臣的口舌,同时也召来几位大臣不满的目光。

    陈询却不以为意,他知道时候什么该劝诫天子,什么时候该由其心意。

    而就在景泰帝怒意稍息之际,中军都督府左都督,封城侯郭聪就从群臣中出列道:“陛下,臣为冠军侯李轩请功!冠军侯出使青藏不过一月,为朝廷逼杀朵甘思可汗等叛逆,又慑服十二法王,迫降诸土司,其功之大,不下于拓土!

    如今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缺员,以冠军侯之功,正可升任此职。”

    李轩听了之后就神色错愕的,往这位天下武官之首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封城侯郭聪是北方将门的首脑之一,他与这位虽然没有正面冲突过,可彼此间交情也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此人今日怎就这么好心,主动为自己请功?

    首辅陈询则是眸中精芒微闪,冷冷的看了封城侯一眼,然后不屑的一声哂笑。

    这封城侯玩的无非是明升暗降的戏码,大约是最近几个月以来冠军侯借助‘中军断事官’之职在军中影响渐增,所以坐立难安了。

    他却毫不在意,也没出面去驳斥。

    果然下一瞬,景泰帝就冷声道:“冠军侯李轩出使吐蕃之功,确该厚赏,然则‘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’一职尚难酬其功。以朕之意,就不需要迁调了,直接升任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。”

    满朝大臣顿时都变了颜色,中军都督同知一职虽也是从二品,却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