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乐动体育网页版 www.jyyjw.com,最快更新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!

    凌晨寅时(3到5点),景泰帝就被外面的轰然震响给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两眼茫然的看着西门方向: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是谁在撞门?”

    他心想该不会又是一只魔麒麟吧?

    前次为解决魔麒麟撞击宫城一事,他已经是煞费苦心了。最终是以‘魔麒麟曾撞击紫禁城的东宫方位,显是因太子失德,引发魔麒麟撞城’之议搅混了局面,平息了百官议论,也压服了御史们对他的谏言。

    怎么时隔十数日之后,又有人来撞宫城?

    “那是水德元君。”

    侍候在景泰帝床前的太监,当即跪了下来:“水德元君欲夤夜求见陛下,被值守西华门的城门校尉拒绝,水德元君不满之下直接撞击宫墙,因此惊醒了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景泰帝当即起身:“请水德元君入宫,至中极殿等候。朕亲口御赐水德元君随时入宫陛见之权,你们拦她做什么??”

    他走到了殿中,任由几个宫人侍女穿戴衣袍,同时好奇的问:“这深更半夜的,你可知水德元君是有什么急事入宫?”

    那位太监苦笑道:“奴婢怎知?您可以问左都督,老奴这就让人把他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可绣衣卫的衙门在皇城之外,与五军都督府在一起。要召左道行入宫,还是得一定时间的。

    景泰帝只能先至中极殿,见水德元君敖疏影。他踏入殿中的时候,就发现这位水德元君的脸色青沉,眸光冷厉,气势摄人。

    景泰帝不由略觉吃惊:“元君因何事震怒至此啊?”

    这京城之内,又是哪个不开眼的敢得罪这位天下龙君之首?

    “臣敖疏影参见陛下!”敖疏影虽是怒意填膺,可还是谨守礼节的抱拳一礼:“小王之所以怒极,是因陛下您的都察院!今日小王一位至交,在都察院遭人陷害。还请陛下拟旨,尽早将他释放。”

    景泰帝就更不解了:“请问元君的友人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靖安伯李轩。”敖疏影眉眼微扬道:“靖安伯李轩有大恩于我,又性情相投,所以引为至交。”

    景泰帝不由一愣,心想怎么会是李轩?

    对于李轩,景泰帝还是很感激的。十几天前要不是他的靖安伯,将那头魔麒麟拿下,现在朝中不知会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麒麟瑞兽,被天下人敬仰,其一举一动都牵动人心。

    当日再被那魔麒麟闹下去,他别说易储了,搞不好还得下罪己诏来平复天下众议。

    可这位靖安伯怎么与督察院扯上关系了?怎么又与这位四海之外的天下龙君之首,成了至交?

    “水德元君且息雷霆之怒!”

    景泰帝凝神想了想,这才开口道:“朕对此事依旧茫然不知,且容朕了解了详细,再做处置如何?”

    他见敖疏影蹙了蹙眉,神色极为不悦,不由苦笑道:“元君,这朝堂自有规章制度,即便是朕,也不能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不过元君大可放心,朕稍后遣干员详查此事,如果证实靖安伯是清白之身,朕一定不会委屈了靖安伯,也绝不会让人冤枉了他。”

    敖疏影声音却依旧冰冷冷的,眼神不善:“直接放人不可以?我说了他是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景泰帝的神色无奈:“元君,朝堂制定的规章制度如不能遵守,那么这天下岂非乱了套?你当初扶保太祖夺取天下,不就是希望天下百姓都能安居乐业?希望你的信众不被苛税盘剥,不受战乱之苦?

    可如果朝廷乱了规矩,首先受苦的一定是天下百姓,所以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敖疏影其实已达成目的,可她的脸上,却还是半点异色都没有:“那就请陛下尽快调遣人手!以李轩的性情,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烧都察院的经卷房。他如因此定罪,疏影一定会给他讨个公道!”

    她硬邦邦的丢下这句,就直接化龙飞出殿外。

    景泰帝则是更觉头疼:“左道行何在?”

    左道行已经在殿外等候多时了,他闻召之后,就快步走入了进来,言简意赅的禀告详情:“今日李轩为查巡盐御史夏广维贪赃案,与会昌伯之女孙初芸一同私闯都察院的金匮石室,结果却被会昌伯孙继宗与左副都御史林有贞撞见。

    几乎于此同时,都察院的西经卷房遭遇大火,臣入宫时,那边已被烧成白地。”

    景泰帝听了之后,就想这是什么鬼?李轩怎么与孙初芸在一起?会昌伯又怎的与林有贞勾搭在一处?

    李轩他是信重已极的,不但是因红裳,更是因其卓绝的人品才能,可惜李轩已入了六道司,否则定当引入朝中,做他的肱骨臂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