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乐动体育网页版 www.jyyjw.com,最快更新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!

    金匮石室,挂着“南直隶”铭牌的房间内,李轩喝着孙初芸一勺勺送过来的丹汤,莫名的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就只是喝你做的白虎丹汤啊?我们不做其他的?”

    他心想我都已经反抗不了了,小姑娘你就不准备对我做些什么吗?比如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孙初芸很奇怪的反问着,她哼哼着道:“这汤我花了好多心思呢,可你却一屑不顾。”

    李轩感觉口味很一般,比江母的手艺可差远了。可他又担心她真的对自己做什么,只能一边喝,一边随口应付着:“还不错,不过下次别做了,以后多花点心思在公务上,比什么都要强。”

    “公务?那我用心做事,轩哥哥你会陪我逛街吗?”

    孙初芸闻言却眨动着大眼睛,笑嘻嘻的问:“要不这样吧,我解决一个案子,你就陪我一天。解决十个案子,你就给我做首诗,如何?我是冲着你来的,又不是真的想当这个伏魔都尉,你总得给我一点动力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李轩有些无语,这丫头居然趁机要挟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‘嗤’的一笑,偏开了头:“还动力?本校尉下面的伏魔都尉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?我可告诉你,我的神翼都不养闲人。”

    孙初芸恰好把一勺满满的汤送到他面前,随着李轩偏头的动作,那勺里面的汤全都洒了下来。

    换在平时,李轩早就发动自身的罡气把那汤汁弹开,或者运用雷系真元将之蒸发干净了。可他手握着那封信,不但不能松手,此时稍微大一点的动静,都可能引动禁法,此时只能任由这些虎丹汤洒在了衣衫前襟与裤裆上。

    孙初芸忙把手里的虎丹汤放回到小乾坤袋里面,拿出了自己的手帕给他擦,她嘟着嘴,闷闷不乐:“你不想陪我就不陪,生那么大的气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轩看她在自己身上擦拭着,不禁皱眉:“不用擦,过一会就自己干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小幅度的运用一下真元还是可以的,可以将这些汤汁蒸发掉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我帮你也是一样的,我洒的汤我自己负责。”

    由于那汤汁已渗入李轩的内衣,孙初芸干脆将他的衣襟也解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她不禁微微失神,李轩是那种看起来身姿高瘦,颀长,仿佛儒雅书生,可衣服里面却很有肉的类型。当李轩的衣襟打开,里面却是两片结实的胸肌。

    孙初芸感觉到那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,她愣了愣,才红着脸有些慌张的继续擦拭着,又调用法力给李轩蒸干,然后一路往下――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会昌伯孙继宗与左副都御史林有贞,已经在那位都察院书史的陪同下,走到了标着北直隶铭牌的石室前方。旁边就是储藏南直隶卷宗与赃物的房间,三人也已听到了隐隐的人声,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眼。

    孙继宗蹙了蹙眉,凝神倾听。

    “别――那个地方不行,我说了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让你别乱动,都已经快好了,李轩你扭捏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男的是李轩,可这女孩的声音,却不是他最初以为的紫蝶,孙继宗感觉还挺熟悉的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――这不可能,绝不可能!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当即大跨步的往前走了几步,将那石室的门猛力推开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景,让孙继宗辣眼之余,感觉要昏倒。只见他的女儿孙初芸,正跪在李轩的面前,似乎正做着不可名状的事。

    孙继宗只觉眼前发黑,胸口发闷,差点就吐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此时左副都御史林有贞,也阴沉着脸,往南直隶间的室门这边走了过来:“是何人如此胆大,未经许可擅入金匮石室?”

    可接下来他却一阵愣神,只见孙继宗又苍白着脸把石室的门一拉,再次关上了。

    林有贞不由百思不得其解,狐疑的看着孙继宗:“会昌伯?”

    “稍等一等,给他们一点时间收拾。”

    孙继宗神色悲苦的闭着眼,试图将刚才看到的画面从脑海里面赶出去,同时呢喃着道:“家门不幸!家门不幸!这个杂种,不意他的魅术如此高强。”

    他心想这真是造孽,他这般苦心孤诣的布局,可却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林有贞更加的一头雾水,心想这会昌伯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都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,结果这个家伙,却反倒是畏缩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轩,也是一脸的懵懂。他想这会昌伯到底做什么呢?怎么看他一眼之后就又退出去了?

    他看了看孙初芸半跪着的姿势,又看了看外面的门,随后就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心想这场景,与他在电影里看到的那些喜闻乐见的画面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位国舅爷,该不会以为他家女儿,正在给自己做那种事情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不禁唇角微勾,差点就笑出了声,心想这场面可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孙初芸也转过头,狐疑的看着外面:“刚才进来的像是我爹?”

    “就是会昌伯。”

    李轩眼神古怪,意味深长:“还不起来?孙姑娘你再这样,我估计你爹今天就要气到寿终正寝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让你叫我芸儿,再等一等,就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孙初芸不解李轩为何会这么说,她还是等到将李轩下裳的汤汁处理得差不多了,这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李轩的衣襟还是解开的,孙初芸没怎么细想,又伸手去给李轩整理衣裳,扣上了襟扣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刻,那石室的门‘咔嚓’一声打开。却是外面的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林有贞等得不耐,将石门强行推开。

    他看着里面的两人,先是浓眉一扬,然后又一声冷哼:“你们二人是哪来的贼人?为何擅闯我都察院的金匮石室?”

    后面跟进来的,是那位穿着青色官袍的老头,在往里面扫了一眼之后,就又往外面疯跑:“来人!来人!东经卷房的守卫何在?金匮石室里面进了贼,你们是死的吗?”

    他虽然是六十岁年纪,却修有浩气在身,声如洪钟,使得金匮石室上方的地表都骚动了起来。顷刻间就有大量的脚步声,轰然传至。

    李轩则似笑非笑,镇定自若的回应:“本官乃当朝靖安伯,六道司伏魔校尉李轩,我身边这位是会昌伯的女儿,伏魔都尉孙初芸,可不是什么贼人。”

    会昌伯之女孙初芸?

    林有贞不由奇异的看了身边那面如缟素,悲苦欲绝的会昌伯孙继宗一眼,他已经有点理解这位,刚才为何会是那样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都察院!”林有贞怒目一张,声如雷震:“金匮石室乃我都察院的禁地,没有都御史大人与本人许可,谁都不能擅入!你们六道司的藏书楼,经卷楼,是能让人随便乱闯的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有几位在都察院值班的御史,先那些守卫一步匆匆赶至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修行有成的名儒,修为都在七重楼境之上,步履如风,远远快过那些守卫。

    当他们赶至,无不都神色错愕的往李轩与孙初芸看了过去,有人不解疑惑,也有人流露出恼怒之色。

    林有贞则神色幽幽,语声寒洌道:“还请靖安伯大人,务必给我都察院一个解释。否则请恕林某无礼,只能让靖安伯你去刑部监牢小住一阵了。”

    李轩则先吩咐孙初芸:“孙都尉你来拿着这封信,记得别松开。”

    孙初芸有些不满他的称呼,可还是‘哦’了一身,依言将书架里面的那封信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赶来的众多御史才发现这封信情形有异。有几位通晓符阵之道的,当即面色微变,都已看出了厉害。

    “本官近日欲重查巡盐御史夏广维案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