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乐动体育网页版 www.jyyjw.com,最快更新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轩是搭乘彭富来家提供的快船返回金陵的,他们家常年贩盐。有几艘法器级别的特制快船,哪怕逆水而行,也能保持不逊于地行龙的船速。仅仅一个时辰不到,就把他们给送回了南京城,逆流而上竟然不比去的时候慢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听清楚!我从来没有念叨过你,也没有想过要邀请你喝金鳌汤,这都是我母亲的主意!”

    站在江府的大门口,江含韵恶狠狠的盯着李轩:“如果不是你没事去讨我娘的欢心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!”

    “是!是!是!下官明白。”

    李轩有些不耐的挖了挖耳朵,这已经是回南京的途中,江含韵第十次跟他强调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不是江母盛情难却,要不是金鳌汤诱人,要不是家中一场大战即将爆发,自己才不受这个――金鳌汤好香啊,据说可以比拟两颗人元丹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总之你不要误会,也别瞎想,今天你只乖乖的喝汤就好。还有,我娘亲如果说我们两人的事,那么她无论说什么,你都不能当真。”

    江含韵面含酡红的说完这句之后,才带着李轩踏入江府的徽派大院。

    此时她再怎么蠢笨,也知道自己母亲邀请李轩过来,绝不仅仅只是为让李轩喝金鳌汤。

    等他们来到中堂,江含韵就一阵愣神。发现她的舅母与表妹薛云柔,也赫然在座。

    她想难道自己误会了吗?母亲把李轩叫过来,不是想把他们两个强凑在一起?不是为让父亲他看看李轩?

    可随后江含韵就发现江母的面色有点不对劲的迎了上来,眼中似有不虞之色。

    江含韵当即想到了一个可能――云柔这丫头,该不会是闻风而至,来搅局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含韵不禁头疼的用手抚额,心想自己这一家人,真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江母的功力还是很高深的,来到李轩面前的时候她就已经没了异色,脸上笑逐颜开:“你们两个总算是回来了,时间刚刚好,再有半盏茶时间,这金鳌汤就可出炉上桌。”

    “小侄何德何能,竟劳伯母一家久候,真是过意不去!”

    李轩一副彬彬有礼,温文尔雅的模样做派,在江母的引荐之下,向这堂内的诸人见礼。

    这里最让他在意的当然是江南医道第一国手的江云旗,这位面貌四旬年纪,五官俊逸,气质儒雅,颌下的一缕美须,为他平添一股出尘之气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看他的眼神,却稍微有点凶,带着点审视的味道。

    李轩能够理解,换成他是江云旗,看到别人来拱自家小白菜的时候,他也会接受不了的,杀人的心可能都有。

    不过可能是注意到了他身上的‘牺牲套装’,江云旗在他身上佩戴的怀义刀,大鹏雷翼冠,冰亡灵护与赤雷手这几件法器上扫了一眼后,态度就变得温和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这位仔细看了看李轩的面容,又神色一愣:“贤侄,你这面貌,有点眼熟啊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?夫人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江夫人也仔细看着李轩:“是吗?说来我当初与他见面时就自然而然的觉得熟悉,一见就有好感。”

    江含韵则面无表情的说着:“你们见过才怪!前两年父亲都在伏魔岛闭关,母亲也在那边陪他,哪里见过面了?”

    接下来是薛夫人,这位夫人对李轩是客气中带着疏离,眼眸深处甚至含着轻蔑,虽然特意向李轩谢了他对薛云柔的救命之恩,却明显不太爱搭理。

    薛云柔又不同,她笑靥如花,眼神期切的向李轩望着,似在期待着与他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可能是知道他们两人之间认识,江夫人介绍的时候把她漏过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见礼的时候,就有仆人将一碟碟香气扑鼻的菜肴,还有几个大汤碗一一送上了餐桌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的一只碗特别大,就仿佛蒸锅一样的体积,是其它几只汤碗的四倍。江母却笑意盈盈的,亲手把李轩引至这个碗的前方坐下。

    “这碗汤是专为小轩你准备的,那三颗金鳌丹都在里面,用我们江家的秘方熬制。不但药效可以比拟两颗六道人元丹,难得的是不温不燥,后患极小。”

    薛夫人看在眼中,不禁摇头,心想自己这大姑子为这明显不着调的女婿,都跌份到什么地步了?

    伏魔江氏好歹也是传承千年的名门,含韵她也是绝顶的修行天资,未来有望天位的后起之秀,江母用得着为她的婚事,这样急不可耐?

    可下一瞬,她就脸色一青,眼神变得冷冽起来,只见薛云柔竟状似不经意的挤到了江含韵的右边,挨着李轩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今天这妮子突然提前要到她姑父家串门,就让她疑窦丛生――

    江母也是面色发紫,看向薛云柔的眼神,就像是要将这侄女一口给吞了。

    她想果然没错!这个妮子对李轩,果然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薛云柔却状似全无所觉,笑眯眯的与众人对视:“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都坐啊。”

    薛夫人与江母不由对视了一眼,脸上就都没有了异色,只眼眸之内波澜起伏。

    李轩则头皮发麻,已经意识到自己虽然跳出了诚意伯府的火坑,却又一脚踏入了另一个地狱。

    敢情自己无论怎么选择,都将通向火葬场吗?

    这一刻,他开始痛恨自己的情商。自己的情商稍微低一点,现在就可以很快乐的吃吃喝喝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鳌丹汤可真香,让人食指大动――

    等到众人落座,江夫人就眼看向江含韵:“含韵,你来给小轩布菜。”

    江含韵登时娇躯僵硬,有些犹豫。没等她做出决定,薛云柔就主动伸手拿起了桌上的公筷:“还是我来吧!我知道李轩他喜欢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给李轩连加了十几筷,没多久就将李轩汤碗旁的盘子堆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李轩你尝尝,都是鳌心,鳌身上最精华的部分之一,姑母的手艺极好,用的卤水也是姑父研究的秘方。同样能强身健体,弥补元气。还有这紫心草,这是西域传过来的蔬菜,用来化解油腻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可她每给李轩布一次菜,薛夫人的脸就更青三分。

    等到李轩那盘子上的菜堆满,这位的面皮就似锅底一样黑了。

    江夫人也气得不行,她瞪了不争气的女儿一眼,又转头瞪着江云旗。后者一无所觉,只顾低头吃菜喝汤,直到江夫人连续‘嗯哼’了两声,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要与李轩说话。

    “世侄今天可是受了伤?我看你脸色苍白,气血也似有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李轩依旧是温文有礼的模样,老老实实的回答着:“今日小侄遇到了歹人,几乎身陷死境。幸赖还有几分运气,才免了死劫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歹人怕是不同寻常,我观你身上这几件法器都与你气机交融,可见世侄的一身浩然武意已登堂入室。根基的雷法冰法,也都小有所成。能够威胁到你性命的武修可不多。”

    江云旗说完之后,又探出了手:“来让我给你看看脉。”

    李轩求之不得的把左手递了过去,江云旗则只将一只手指搭在他的腕脉上。须臾之后,这位就神色微动,稍稍扬眉:“你现在的状态很奇怪,贤侄你肺腑之内有些许震伤,可已服用了我家的太乙生元露,并无大碍。这金鳌也恰是滋阴壮体,强壮肺腑的神物。

    问题是别处,贤侄你的生元还是很足的,可却像是被一股阴寒之气压制住了,甚至连心脉都受到影响,几乎危及性命。奇怪的是,阴寒之气我竟辨别不出源头。”

    李轩心想这真是神医啊,比他老爹请来的高僧大德,得道高人们强多了。

    这位所说的阴寒之气,多半就是沉积在他体内的阴煞了。

    红衣女鬼的见知障也越来越厉害了,连这位一只脚快踏入天位的大高手都全无所觉。

    “那么这阴寒之气,可有法化解?”

    “方法当然有,固本培元就好。饭后我再给你写一个丹方,你让人制成丹药,日常服用就可。找不到人炼丹,可以去我的医馆。”

    江云旗随后又笑着问:“贤侄已经十八岁了吧?这个年纪,怎么第二门都还没开?”

    李轩闻言讪笑:“那是以前小侄过于荒唐顽劣,耽误了习武。”

    江云旗倒也不意外:“你们这一代的武门勋贵,膏粱子弟大多如此。不过接下来却不可轻忽,贤侄必须日日勤练不缀,尽早打开第三门,才能不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